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智東西(公眾號:zhidxcom)
作者 | 香草
編輯 | 李水青

智東西12月25日報道,近期,AI生圖賽道迎來一波新的爆發期。不僅Meta、谷歌等科技巨頭接連推出新的文生圖模型,現象級產品Midjourney也在上周迎來今年最大的版本更新,但陣勢最大、動作最密集的還是美國明星AI創企——Stability AI。

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,Stability AI連發四款新模型,前腳在“老本行”領域推出可毫秒級實時生成圖像的新模型,后腳就亮出了文生視頻、圖生3D、端側輕量級模型等新成果,試圖打造AI生圖領域的OpenAI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Stability AI接連發布新模型(圖源:Stability AI官網)

然而,在產品火爆的背后,Stability AI卻疑似面臨“后院起火”——被迫賣身、CEO丑聞、高管接連離職等消息不斷流出。

11月30日,Stability AI被曝出,由于財務狀況壓力巨大正在尋求出售。此外,Stability AI的重要投資者之一、美國對沖基金Coatue Management還在10月致信管理層,要求CEO埃馬德·莫斯塔克(Emad Mostaque)辭職。

雖然莫斯塔克第一時間就在社交平臺X進行澄清,強調從未向任何人提出被收購的請求,還順便預告了一波新動向。但這家名為“穩定AI”公司的“不穩定”,其實早就有跡可循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莫斯塔克在X回應稱并未尋求出售(圖源:X)

據智東西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,自今年3月以來,至少有15名高管或關鍵人物離開Stability AI,大部分在職時間不到一年,其中最短的僅在職2個月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Stability AI今年離職高管名單,智東西整理制表

Stability AI成立于2019年,并于2022年躋身獨角獸行列,其2022年8月發布的Stable Diffusion模型曾掀起一輪AI生圖的新浪潮。由于免費開源,Stable Diffusion大幅降低了AI生圖的使用門檻,發展出繁榮的開發者社區,同時保持了不輸閉源模型的精細度。

據Stability AI官網顯示,目前其全球用戶已超過1000萬,建立了超30萬用戶、開發者和研究人員的社區,使用其API(應用程序接口)生成的圖像超4億張。

一邊,是高管頻頻離職,重要投資者被曝退出董事會;另一邊,是產品不斷推陳出新,還獲得了英特爾領投的5000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3.59億元)新融資。

這不禁讓我們聯想到上個月刷屏的“OpenAI政變”。同樣是表面上一片繁榮向好的明星AI獨角獸,卻疑似因為內部管理問題,上演了一出鬧劇。不過比起OpenAI,Stability AI面臨的處境可能更加嚴峻。

一、9個月流失15名高管,投資者要求CEO下臺

據國際職業社交網站領英信息顯示,今年3月,Stability AI首席信息官丹尼爾·杰弗里斯(Daniel Jeffries)離職,隨后作為CEO加入創企Kentauros AI,專注AI Agent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杰弗里斯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4月,Stability AI產品副總裁克里斯蒂安·坎特雷爾(Christian Cantrell)離職,創立了AIGC公司Concept.art。在加入Stability AI前,他曾在Adobe工作了近20年,擔任設計原型總監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坎特雷爾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工程副總裁斯科特·德拉維斯(Scott Draves)則于5月離職,領英信息顯示,他在9月創辦了一家公司,但目前以隱形模式運營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德拉維斯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6月,研究主管戴維·哈(David Ha)與首席運營官伊藤蓮(Ito Ren)相繼離職。

戴維·哈在擔任研究主管8個月后辭職,他曾對彭博社說,莫斯塔克“不懈追求別人不理解的想法,這讓人很難弄清公司的目標到底是什么,或者計劃如何實現目標”。此前,他曾在谷歌任職了6年。有外媒評價,他的離開是該公司迄今為止最引人注目的退出。

離職2個月后,他與“Transformer八子”之一的利昂·瓊斯(Llion Jones)一起在日本創辦了Sakana AI,公司名稱來自日語中的“魚”一詞,專注于研發應用生物運動等自然原理的新AI模型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戴維·哈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在加入Stability AI前,伊藤蓮曾擔任日本互聯網公司Mercari歐洲分部的CEO,主導全球擴張,并在2018年成功策劃了60億美元的IPO。據彭博社報道,莫斯塔克稱伊藤蓮是“被解雇”的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伊藤蓮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到了7月,Stability AI“迎來”高管離職爆發期。研發副總裁帕特里克·希伯倫(Patrick Hebron)、參謀長內森·利爾(Nathan Lile)、大模型兼RLHF負責人路易斯·卡斯特里卡托(Louis Castricato)、人才招聘主管肯尼斯·李(Kenneth Lee)和首席產品經理比爾·馬里諾(Bill Marino)均離開公司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從左至右依次是希伯倫、利爾、卡斯特里卡托、李、馬里諾(圖源:領英)

希伯倫曾在Adobe任職近5年,又在英偉達就職了1年,領英信息顯示,他曾是這兩家公司的“機器智能設計小組”創始人和總監。

作為參謀長,利爾在CEO辦公室工作,負責領導該公司與云計算巨頭AWS(亞馬遜云科技)的交易。

卡斯特里卡托是Stability AI“歷史最悠久”的機器學習研究科學家之一,他與其他人共同創立了研究實驗室CarperAI,致力于提高偏好學習的性能。從Stability AI離職后,他再次投身于非營利組織EleutherAI的工作。

領英頁面顯示,馬里諾是Stability AI“最高級的產品經理”,他直接向CTO匯報工作,負責將圖像和語言模型轉化為產品。他曾在Adobe任職近5年,擔任神經濾波器首席產品經理。近日,他在領英宣布下個月開始將在劍橋大學攻讀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,在AI等領域進一步深耕。

8月,大模型負責人斯坦尼斯拉夫·佛特(Stanislav Fort)離職,并于11月入職谷歌DeepMind擔任高級研究科學家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佛特及其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10月,首席人力官奧茲登·昂德(Ozden Onder)和總法律顧問亞當·阿夫魯寧(Adam Avrunin)離職,兩人任期均不足1年。而就在9月,Stability AI剛發布了新聞稿宣布任命昂德為首席人力官,并“帶頭開發人才計劃”。同一篇新聞稿里,Stability AI強調阿夫魯寧是“經驗豐富的高管團隊”成員之一。

同樣在9月被任命為高管的還有喬丹·巴爾德斯(Jordan Valdés),她以傳播、品牌、創意和社交媒體副總裁的身份加入Stability AI,曾就職于IBM、奧巴馬政府。11月,外媒報道了她的離職,其社交平臺X上的個人簡介證實了這一消息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巴爾德斯的社交平臺簡介(圖源:X)

11月16日,Stability AI音頻副總裁埃德·紐頓·雷克斯(Ed Newton-Rex)發表公開信宣布辭職。信中提到,他不同意公司在受版權保護的作品上訓練模型的行為,并認為這是對創作者的剝削。

據演講機構Chartwell Speakers資料顯示,紐頓·雷克斯以全年級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于劍橋大學音樂系,并于2010年創立了世界上第一家AI音樂公司Jukedeck?;贘ukedeck技術創作的原創音樂超過一百萬首,直到2019年,該公司被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收購。

在字節跳動,紐頓·雷克斯先是領導AI音樂實驗室,然后負責TikTok在歐洲的產品工作,開發AI推薦算法。2021年7月,他加入Snapchat,擔任音樂創作應用Voisey的首席產品官,該應用專注于降低音樂創作和合作的門檻,為許多用戶帶來了唱片合約。

2022年11月,他加入Stability AI,先是擔任Harmonai的產品副總裁,隨后擔任音樂副總裁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紐頓·雷克斯及其部分工作經歷(圖源:領英)

莫斯塔克在辭職信的評論區說:“很高興與你合作,這是一次重要的討論?!?strong>但顯然,他并沒有被雷克斯說服,稱公司向版權局提交了“經過深思熟慮”的意見,以說明他們為何認為“合理使用”受版權保護的作品是支持創意發展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莫斯塔克對雷克斯的回應(圖源:X)

除了人才流失外,Stability AI的主要投資者對其態度轉變也極為鮮明。

Coatue和光速創投(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)均是Stability AI的主要投資者,在2022年10月以8900萬英鎊(約合人民幣8億元)領投了該公司的種子輪融資,使其以10億美元的估值成功躋身獨角獸行列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Stability AI的融資情況(圖源:CrunchBase)

據彭博社11月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報道,Coatue于10月退出了董事會,此次退出與英特爾的投資有關,Coatue持有英特爾競爭對手AMD的大量股份。

還有一些人士稱,Coatue在10月向管理層致信,“呼吁”CEO莫斯塔克辭職。信中提到,莫斯塔克的領導導致了數名高級管理人員離職,并使這家初創公司財務狀況變得脆弱。Coatue還一度尋求增加一名聯合CEO或總裁。

光速創投的高拉夫·古普塔(Gaurav Gupta)也被曝出辭去了Stability AI董事會觀察員的職務,因為與管理層對公司發展方向存在意見分歧。

二、學歷造假、拖欠工資,創始人被指“謊話連篇”

雖然莫斯塔克稱,員工流失在任何初創公司都是正?,F象,因為員工和公司之間可能不存在“文化契合度”。

但根據彭博社對近二十名Stability AI現任和前任員工、投資者、供應商和承包商的采訪,這家公司“組織混亂”,由一位缺乏經驗的CEO領導,他有著“古怪的主張和崇高的承諾”,但并不總是能實現。

根據這些采訪,莫斯塔克的古怪行為使得這家公司在關鍵增長時期“趕走”了一些高管和工程師。

和許多創始人一樣,莫斯塔克經常用“烏托邦式”的術語談論他的公司,但他的一些言論還是夸張到令人難以置信。彭博新聞社采訪的多位人士稱,莫斯塔克曾告訴他們自己擔任過英國政府的秘密特工。

今年6月,福布斯曾發表一篇文章,指責了莫斯塔克通過一些誤導性言論來“炒作”自己和Stability AI。

根據福布斯的報道,莫斯塔克曾這樣講述自己的故事:

埃馬德·莫斯塔克是掀起AI淘金熱的現代文藝復興人。這位牛津大學碩士學位獲得者是一位屢獲殊榮的對沖基金經理、聯合國的親信,也是圖像生成器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技術創始人。去年夏天,Stable Diffusion在互聯網上引起了轟動,用莫斯塔克的話說,是它“迫使OpenAI推出了ChatGPT機器人”,使AI成為主流?,F在,他是AIGC浪潮的代言人之一,并已獲得超過1億美元的資金,用于實現他的愿景,即建立一個真正開放的AI,他夢想這個AI將改變好萊塢、實現教育民主化并戰勝PowerPoint。

而事實上,莫斯塔克只擁有牛津大學學士學位,而非碩士學位。這家“屢獲殊榮”的對沖基金取得了輝煌的一年,但接下來的一年卻非常糟糕,以至于幾個月后就“關門大吉”。聯合國也已經很多年沒有與他有過合作。Stable Diffusion使Stability AI聲名鵲起,但源代碼是由另一組研究人員編寫的。領導了Stable Diffusion研究的教授比約恩·奧默(Bj?rn Ommer)說:“據我所知,當我們創造它時,Stability AI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?!?/p>

一名Stability AI前員工稱莫斯塔克“擅長拿走別人的作品,然后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”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2022年12月,莫斯塔克出席《財富》雜志AI頭腦風暴大會(圖源:《財富》)

Stability AI的宣傳材料還包含其他夸張內容。在2022年5月和6月的投資者演示中,它將AI圖像生成器Midjourney描述為其“生態系統”的一部分,聲稱“共同創建”了該產品并“組織”了其用戶社區。

然而,Midjourney創始人大衛·霍爾茲(David Holz)告訴福布斯,莫斯塔克只是向Midjourney進行了“非常少量”的捐款,除此之外與他的組織沒有任何關系。

財務方面,據福布斯報道,有8名前員工稱,在公司內部,工資和工資稅一再被拖延或拖欠,去年英國稅務機構還威脅要扣押公司資產。

彭博社8月報道,至少有一家生成式AI企業指責Stability AI沒有及時或全額支付7萬美元的賬單。AWS曾威脅要取消Stability AI對其部分GPU的使用權,因為該公司已累積數百萬美元的賬單,且幾個月來一直未支付。

有知情人士爆料,該公司每月支出約800萬美元,而收入遠遠達不到。莫斯塔克曾在11月于社交平臺X透露,公司8月份收入為120萬美元,并稱本月有望通過軟件和服務實現300萬美元收入,但隨后刪帖。

莫斯塔克曾對這些爭議進行了回應,但大部分澄清都有些“不痛不癢”,甚至坐實了其中一些指責,如未拿到牛津學位、對沖基金表現糟糕、拖欠工資等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莫斯塔克在個人博客上澄清爭議(圖源:莫斯塔克)

三、OpenAI不Open、穩定AI不穩定:AIGC創企面臨的難題

Stability AI、OpenAI都是AIGC領域數一數二的“當紅炸子雞”,然而它們卻接連出現種種管理問題,不禁引發我們的思考:AIGC創企都面臨著哪些難題?

首先,版權問題不可忽視。今年以來,OpenAI等AIGC公司因為侵權而被屢次告上法庭,從Stability AI前音樂副總裁的辭職信也能看出,在公司內部,版權問題也存在一定的爭議。大模型的訓練需要大量數據來“投喂”,然而公開的無版權數據、尤其是高質量數據是非常有限的,這使得大模型公司在抓取數據時面臨挑戰。

其次,AI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雖然OpenAI并未公開其開除CEO薩姆·阿爾特曼(Sam Altman)的原因,但根據可得到的公開信息,名為Q*的模型取得的重大技術突破可能是關鍵原因之一。

此外,財務顯然也是關鍵因素之一。大模型的訓練需要大量的算力支持,是一項十分“燒錢”的工作,這使得商業化落地進程十分重要。

Stability AI此前一直選擇免費開源的道路,但顯然對一家初創公司而言,長期的入不敷出會影響公司的穩定性。11月底,莫斯塔克宣布將推出會員模式,提到“最近幾周的情況表明,商業模式的一致性在AI中非常重要”。在征求了用戶意見后,他最終將會員定價為每月20美元。12月15日,Stability AI正式推出三種等級的會員制度,其中專業級月費20美元,可商用全套核心模型。

AIGC明星獨角獸被曝賣身!投資者點名CEO下臺,9個月流失15名高管

▲Stability AI推出三種等級制的會員模式(圖源:Stability AI官網)

而OpenAI這邊,雖然最大的“金主”微軟此前未曾得到董事會席位,但阿爾特曼最終能夠回歸公司,除了大量員工的支持外,主要投資者的持續施壓也至關重要。

這一點也是二者之間的主要差異。與微軟對OpenAI的“無條件支持”不同,Stability AI因為投資者的不信任,實際上面臨更差的處境。

同樣是“CEO離職”,阿爾特曼是被自家董事會開除后,被投資者力挽狂瀾“撈回”;而莫斯塔克這邊,則是被投資者點名下臺,雖然目前他仍坐在這個位置上,但一旦與投資者之間的矛盾加深,二者之間很有可能有人要退出或出局。

結語:繁榮表象下,AIGC創企亟需“自救”

11月27日,開源平臺Hugging Face的CEO克萊姆·德朗格(Clem Delangue)在社交平臺X上預測,2024年會有一家“被大肆炒作的”AI公司破產,或以低得離譜的價格被收購。而好巧不巧,僅三天后,Stability AI就被曝出尋求收購。

實際上,需要“自救”的AIGC創企也不止Stability AI一家。今年7月,曾憑借“套殼GPT-3”,在18個月內從白手起家到估值15億美元的Jasper AI宣布裁員;獲得紅杉資本、老虎環球投資,估值達到6億美元的無代碼AI營銷平臺Mutiny裁員30%;國內初代AIGC明星創企影譜科技被曝出拖欠工資、斷繳社保,面臨經營不善、運營停擺的窘境。

雖然莫斯塔克極力否定,且始終否認內部管理混亂的傳言,但種種跡象都表明,這家明星獨角獸并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“穩定”。至于它究竟會走向哪個結局,只能交給時間來證明了。